艺 术 让 人 向 善 向 美
收藏本站 | 站点地图
首页 资讯 争鸣 展览 名家 新秀 生活 访谈 视频 2020年04月05日 星期0
时尚

装饰艺术“女王” 对毕加索嗤之以鼻

发布:2014-01-19|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浏览2143次

 


塔玛拉有着姣好的容貌,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大明星嘉宝。


塔玛拉作品之一

巴黎的时装设计师会从她的画作中汲取灵感设计服装、电影明星杰克·尼克尔森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收藏她的作品,而“流行天后”麦当娜不仅近乎狂热地拍下她的作品,更乐此不疲地把她画中的意象融入自己的专辑中……她就是波兰画家塔玛拉·德兰姆皮卡。然而,在很长的时间里,因为她惊人的美貌和更加惊人的混乱私生活,人们长久地忽视了一个真相:这位社交女王实际上也是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

让希尔顿看起来像个笑话 新婚少妇展露彪悍性格

塔玛拉是当之无愧是艺术装饰界的女王。和她相比,今天活跃在社交圈里的帕里斯·希尔顿、 金·卡戴珊这些富家妞儿就好像是个笑话,显得如此空洞和愚蠢。她们的前辈塔玛拉也曾经如她们今天这样如鱼得水地在欧洲的社交圈里呼风唤雨。然而不同的是,塔玛拉身上具有的那种艺术的激情和野心是她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具备的。

塔玛拉1898年出生于波兰华沙,父亲是成功的律师,母亲是一位社交名流,塔玛拉是家里三个孩子当中的“夹心饼干”。她在非常优越的环境中长大。

享受着中产阶级无忧无虑生活的塔玛拉,16岁那年在舞会上认识了一个英俊的单身汉Taduesz Lempicka,名义上他是一名律师,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游手好闲。尽管如此,颇懂女人心的Taduesz还是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小姑娘塔玛拉陷入了情网。他们很快就结婚了。然而在他们结婚后一年,俄国革命爆发,她为沙俄效力的丈夫被布尔什维克逮捕。塔玛拉性格当中彪悍的一面初露端倪:为了寻找自己的丈夫她几乎踏遍了城里所有的监狱和拘留所。她当然最终找到了丈夫,并且通过施展自己的魅力,成功地将他营救出来。然后他们夫妇俩流亡去了法国巴黎。

艺术界“嘉宝”社交广泛 作品受名流贵族追捧

塔玛拉开始师从立体派画家AndreLhote及MauriceDenis学画,并很快以冷峻、时髦又带有些色情风格的画作而开始出名,成为迷人的装饰艺术的代表性人物。

塔玛拉在艺术圈的异军突起,一方面和她天生在艺术方面的领悟力分不开;另外一方面也同她在社交界的广泛涉猎不无关系。塔玛拉有着非常动人的容貌,经常会被误认成当时炙手可热的大明星葛丽泰·嘉宝。凭着这良好的资本,塔玛拉和当时法国文艺圈里许多举足轻重的人物——比如诗人让·谷克多,作家纪德还有大名鼎鼎的毕加索过从甚密。事实上,虽然和毕加索的交情很不一般,但塔玛拉还真看不太上这位大师的作品,她对毕加索作品的评价是“体现了破坏的新颖性。”

她还“抨击”过许多前辈,特别是那些印象派的大师,说他们总是用“脏兮兮的色彩”,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画画。塔玛拉坚持的信念是:艺术应该是看上去美丽的事物,性感、简洁、有着优雅的线条。她的作品受到名流贵族的追捧,流亡的白俄贵族,美国的百万富翁,西班牙的国王,希腊的王妃……整个欧洲的上流社会都以拥有一幅塔玛拉的画作为荣。1927年,在塔玛拉还不到30岁的时候,她创作的每幅画像已经可以卖到5万英镑(如果折算成今天的物价,乘以十倍还不止)!

男女情人是她的“灵感来源” 一生追求奢华最终寂寞凋零

不画画的时候,塔玛拉的生活更加精彩。她是一名公开的双性恋者,她的情人圈里不仅有名男人,也有很多名女人。这些女性情人中包括英国作家Violet Trefusis和Vita-Sackville West,法国诗人Colette,以及著名的夜总会歌手和女演员Suzy Solidor。

30年代的法国艺术界,对于性的态度是十分宽容的。何况塔玛拉还有一个十分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有足够多的爱——不只是男人,还有女人的爱,才能滋养她描绘出一幅幅动人的肖像。事实上,塔玛拉和她肖像画中许多的主人公都有暧昧关系,也许正因如此,塔玛拉才能如此细致入微地描绘出她们眼波里的情愫流转,让她们的身体散发出如此诱人的气息。

塔玛拉的丈夫终于对他们的婚姻感到厌倦,他们在1928年离婚。塔玛拉并未伤心太久,1933年,她与年长她20岁的男爵Baron Raoul Kuffner再婚。男爵在塔玛拉登上画坛之初就是她作品的主要收藏者之一,他曾经邀请塔玛拉为自己的第一任妻子画过肖像,然后在妻子去世之后的第二年就和塔玛拉结了婚。Baron将塔玛拉从放荡不羁的生活当中拯救出来,并最终将她带入更高端的上流社会中。

塔玛拉在16岁的时候就曾经发誓,她这一辈子都要过奢华的生活。她的女儿Kizette在很小就被塔玛拉送去了寄宿学校。在很长的时间里,她都对外声称Kizette是自己的妹妹,以此来隐瞒自己的真实年龄。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上个世纪40年代,随着抽象画派的异军突起,塔玛拉所代表的装饰艺术风潮在欧洲逐渐式微。70年代,塔玛拉一直住在墨西哥的库埃纳瓦卡,并在1980年3月18日于睡梦中死去。陪在她身边的不是她如过江之鲫的情人们,而是她忽略了一辈子的女儿,Kizette。

© 2013-2020 最艺术.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青塔东里  京ICP备13049804号  电话:18611815261  客服及友情链接申请邮箱:liu_chunmin@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