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 术 让 人 向 善 向 美
收藏本站 | 站点地图
首页 资讯 争鸣 展览 名家 新秀 生活 访谈 视频 2020年04月04日 星期6
新秀

雕塑 我的执着追求

发布:2014-01-16|来源:最艺术|作者:田菲|浏览2267次
【文章摘要】喜欢雕塑,是因为在雕塑里让我看到了绘画的影子。它不再局限于纸上,而是具有实体性的造型艺术。海德格尔曾说过“雕塑的实现依据是在于其对‘空间化’的理解”。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命中注定让我与艺术结下了不懈之缘。

幼年时,我喜欢一个人坐在院里的小板凳上,照着家里各种家具上的图案描摹;上学后,我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上美术课。妈妈发现如此热爱美术,就给我报了课外美术班。2004年,我考上了艺术高中,因为学校对专业课很重视,我也由此开始接受到了正规的艺术训练。此后,我又考入河北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并接触喜欢上了雕塑。

喜欢雕塑,是因为在雕塑里让我看到了绘画的影子。它不再局限于纸上,而是具有实体性的造型艺术。海德格尔曾说过“雕塑的实现依据是在于其对‘空间化’的理解”。雕塑艺术不仅仅是形式主义的材料堆砌的空间实验,也不仅仅是对现实的粗略的模仿和某种流行观念的复制,雕塑要显示人的普遍精神。这也是我在学习雕塑的几年里的浅薄认识。时光飞逝,转眼间大学毕业了,我离开了亲爱的老师和同学,进入了社会大环境。但我深知自己的基本功不够扎实,更不想被社会的现实所影响,怀着对雕塑艺术的渴望和追求,我毅然决定到鲁迅美术学院学习。来到了这里,见到并认识了很多只能在书本网络上才能看到的作品、老师和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我进步很大。

2012年,我拜师李庆芳老师门下。师傅时常会和我讨论艺术的话题,从雕塑艺术,到艺术人生,他对雕塑的热情深深地打动我,激励我对雕塑创作艺术的追求。特别是在对艺术的认识和理解上,我由衷感到了一种内在的提高和升华。我觉得,任何一位艺术工作者,首先必须是一位艺术家。艺术家是人类情感境界的最前沿的突击者,他(她)创造的是情感境界,而且是人类情感最前沿的情感境界。人类情感境界,实际上就是既已存在的现实的人的情感空间的艺术创造,这个创造包括前辈中外艺术家所创造的一切艺术境界,也包括当今现实的人的情感的各个尚未被人开发与创造的空间。这个空间伴随着艺术家的不断创新,不断丰富着人类的精神文化。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艺术家的突击者与开拓者的形象,我们就会发现,现在尚未被人类高度尊敬与热爱的艺术家们,实际上是我们这个世界最为高贵,最为勇敢,最为伟大的一群人!我们不期望艺术成功了,艺术进入千家万户了,去坐特等车、吃头等饭,我们之所以幸福,是我们拥有一个又一个创造的过程,当然,这个过程是开拓者的过程,更是前列者的过程。我们之所以是幸福的,是因为我们获得的是前列者创造的幸福。

是啊,创造,多么意境深远的词汇!可以说艺术家的全部的艺术观念,都可以浓缩为两个字,那就是--创造;而所谓创造,就是它不是复制。不是模仿,不是重复了别人又沾沾自喜;不是躲躲闪闪的心灵的虚伪,不是不敢正视自己进而正视人类自身的懦弱,卑鄙、丑恶、龌龊,不是虚假繁荣与好大喜功,更不是可以随意替换的广告或者模特儿。创造,它是真正的林家铺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换句话说,它是个别的而不是一般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特的审美意义的,是艺术家一旦创造出来便使更多的才子们佳人们绝望的,一如“独怆然而泣下”。创造之所以具有角逐的意义,是因为创造是没有穷尽的,而真正的创造者也是永远不会满足于一部作品的创造价值的。既然创造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们不能无视那些独特的创造。我们需要看一部又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我们之所以要看,是因为我们要弄清楚先我们而成功的艺术家们的创造已经进入了哪些领域?哪个层次?哪个层次的哪个侧面?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弄清楚一个“度”的问题,以避免重复了别人还不知道,还沾沾自喜或愤愤不平,这样既无知又可笑。为了避免无知与可笑,我们才需要弄清楚,才不会瞎鼓掌。

在我看来,艺术之所以是艺术,是因为艺术家在面对他所要表现的事物与对象的时候,不仅伴随着闪电般的灵感和激情,同时在灵感与激情迸发的刹那——智慧也诞生了。一部艺术作品,无论它是一部电影,一篇小说,一个舞蹈,一幅美术作品,实质上就是给人提供一个更艺术,因此也就更真实的认识、体验与欣赏等等的充盈着智慧的艺术家与世界沟通的独特的创造方式。这个方式使艺术家更接近所要表达事物与对象的真实的本质,换句话就是,优秀的艺术作品总是包含着一个我比你表现得更接近真实的“艺术角逐的终极目的方式”。这方式使人深受启发,目瞪口呆。一如李白登黄鹤楼的慨叹“眼前有景写不出,崔灏题诗在上头”。

     那么,我们从哪儿开始创造?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把地球辘起来。艺术家的支点在哪里?在我看来,艺术创造的支点就在艺术的本身。二十世纪深具影响力的伟大的艺术家、抽象主义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康定斯基说过这样一段话:艺术“象一位留连于新的,无名土地上的探险者一样‘日复一日’,在他的天地里通常是悄无声息地作出各种发现,开始用一种越来越不寻常的语言说话,因此,死的标记变成了活的象征。死亡变成了生命。实际上,对于任何艺术家,当他的作品一旦诞生,也就等于死亡。不是说这部作品对于大众读者来说等于死亡,而是对于艺术家来说,它等于死亡。在探讨这个“我们从哪里开始创造”的问题中,我始终处于一种矛盾之中,我在瞑蒙之中期待的一种艺术,似乎是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的统一的创造艺术。

现在,雕塑已变成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痴迷于对形体结构的研究,每天翻阅大量的书籍,练习大量的速写,并尝试做一些创作。从形体到内在结构,再到形体,从感性到理性,再到感性。在此,引用罗丹的一句话:“生命之泉,是由心中飞涌的;生命之花,是自内而外开放的。同样,在美丽的雕刻中,常潜伏着强烈的内心的颤动。这是古代艺术的奥秘。”

我知道我的艺术之路还很漫长,但我会用那颗对雕塑的热爱之情,执着之心继续这条路。

我期望我能象一个真正艺术家的创造那样来从事雕塑事业。

© 2013-2020 最艺术.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青塔东里  京ICP备13049804号  电话:18611815261  客服及友情链接申请邮箱:liu_chunmin@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