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 术 让 人 向 善 向 美
收藏本站 | 站点地图
首页 资讯 争鸣 展览 名家 新秀 生活 访谈 视频 2020年04月05日 星期0
访谈

郭怡霆,一位建筑师的“诗和远方”

发布:2017-02-17|来源:最艺术|浏览1661次

新年伊始,素有“文君故里”之称的千年古城邛崃,举办了“写生中国走进邛崃”艺术活动,有幸结识了活动的赞助单位雅言堂负责人郭怡霆先生,一位八十年代中期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却自称是“新邛崃人”上海建筑师。

在邛崃已做了7年的建筑和开发项目,凭借自身良好的城市规划专业能力,以及对文化和艺术的热情,在邛崃这个古城已经留下了不少在当地有影响力的作品,尤其在文化旅游方面成为推动邛崃文化的不可忽视的力量。


“写生中国走进邛崃“启动仪式


“写生中国走进邛崃“启动仪式

最艺术:您是本次活动的全程赞助人,最近创办的雅言堂也在装修中,感觉到您是和普通的实业家不太一样,很有艺术理想,能谈谈您对艺术的一些理解吗?

郭:不管是做建筑作品,还是对艺术的支持,包括我们做的一些文化项目,主要是跟我的专业,以及我个人的一些兴趣爱好非常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我对艺术的理解是这样的:艺术不应该仅仅属于小众人群的东西,而是与生活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比如,我们今天在邛崃做的开发项目,就有一个很文艺的名称叫“新文化旅游地产”。公司的目标是在全国的县级城市中,做出类似“上海新天地”和“成都宽窄巷子”的作品。


邛崃有美小镇实景

我们对好项目的定义不仅是看项目本身的价值,更重要是能不能成为一个标杆,让更多的项目从中得到参考、模仿、甚至可以被复制。我认为,不管是艺术也好,建筑也好,实际上被模仿、被克隆就是一种价值,千万不要去拒绝。


汉寿有美小镇实景

最艺术:我们到是不希望被复制被克隆,因为艺术是没有标准的,也是多元的,更重要的是要有独特性。

郭:艺术需要独特性,那是肯定的。但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艺术与西方相比,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我和写生中国成都分部主席蔡平老师交流过,我表达有两个观点:

第一,就是不能为艺术而艺术,艺术必须要走进社会、走进自然。艺术需要有“普世价值”,不管是教育也好,感化也好,或者是带领大家提高品位,需要艺术家来做先导作用的,带领了整个社会的潮流和艺术品位。

第二,就是需要跨界实践。比如我从一个建筑师的角度怎么去看画,这就是跨界。在西方绘画、雕塑跟建筑的结合是非常紧密的,中国这方面做得非常的少。

八十年代初,北京香山饭店是著名的美国华裔建筑师贝聿铭先生设计的,他把两幅法国华裔绘画大师赵无极先生的作品作为酒店大堂最重要的“景点”。因此,建筑与绘画、景观、雕塑的完美结合,才是艺术的高级境界,所以这是一件我非常热衷于去要做的事。

所以这个事除了个人的兴趣以外,更多的还是我对专业的一种探索。我们做建筑设计,是跟每一个人的生活有着密切相的关联,通过建筑这个跨界的合作,让艺术品走进社会,通过建筑的一些活动来推进艺术发展就很有意思。

最艺术:您对新城镇化建设的发展如何认识,又是什么样的机缘选择了邛崃这个城市?

郭:新城镇化和特色小镇的推进,是目前国家政策的主导方向。我们说“城市化进展”,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种总的趋势。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城市化率还比较低,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城市化发展还会不断继续。

在现代城市化进展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在1977年在秘鲁利马就通过了《马丘比丘宪章》,提出了“文化的价值”这个课题。我从专业角度来说,要呼吁大家要重视这个课题,尤其是县级城市发展正处于一个黄金时期,发展很快,需要发掘“城市文化”的内涵,当建筑设计与“艺术和文化”融为一体的时候,这个“特色小镇”才是真的有“特色”,否则的话就是一个表皮。

最艺术:彭州有个法式小镇,叫白鹿镇,外观很法式,里面却很空,没有充实起来,去过后很感触,整个感觉就是一个法式建筑的空壳的形式,大家也就是去拍拍照,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实用功能。

郭:这是一个误区,很多地方喜欢做一些“欧洲小镇”、“德国小镇”、“法国小镇”,但是,这些外国小镇里生活的人都是中国人,生活方式都是中国的,怎么可能是外国小镇呢?现在又不是殖民地时代,以前殖民地时代的租界,是因为那些“殖民者”是适应因为他们的文化、他们的生活方式,才建造了符合他们文化和生活需要的建筑形式。

邛崃是一个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小县城,这几年城市建设发展很快,盖了很多新房子,新社区,但却把这个城市最精彩的文化特色丢掉了,可以说现在中国大多数城市都是这样。


天台山禅意酒店

成都这个城市就是一个很有特色城市,这就是我很喜欢成都的原因。邛崃现在只是成都下属一个小县城,其实历史上是非常辉煌的,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元素,像邛崃这样的城市我们再不加保护就太可惜了!


讨论设计

我第一次来到邛崃的平落古镇参观的时候,同济大学国著名古城镇规划专家阮仪山先生对古镇有着很高的评价,可惜这几年的过度开发,把古镇很多精彩的地方改变了,就好像原来是一杯好酒,现在兑了很多水,就淡掉了。作为建筑师看到古镇的建设性破环非常痛心,这种东西一旦破坏了,修都修不了。

最艺术:您除了就我们已知的有美堂文化旅游公司、雅言堂书院,还有那些产业项目呢?

郭:我们的主要产业内容就是“文化、旅游”产品,公司以“有美堂”命名,就是取自于欧阳修的《有美堂记》这篇文章。我们的产品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有美小镇”的旧城改造项目,另一个是“有美主题文化”精品酒店。都是以每个城市自身文化为出发点,通过商业开发项目或者酒店项目,来表达我们对城市规划、建筑设计的理解。


有美酒店


有美小镇

雅言堂书院则是一个更加纯粹的文化平台,是一个在民政局注册的非盈利机构。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机构来做艺术、文化的推广活动。“雅言”一言出自《论语·述而篇》中“诗书、执礼,皆为雅言也”。雅言堂除了推广邛崃的城市文化,还致力把上海、北京和成都的许多艺术家、画家、文化人组织起来,共同来打造一个“体验中国文化之旅”的艺术文化平台。


雅言堂书院

最艺术:我看到酒店建筑外观是现代的,美食是日式的,内部装饰是中式的,能谈谈您的建筑美学理念吗?

郭: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都是作品的表像。我们产品的文化定义是“体验中国文化之旅”。首先,中国文化的核心是什么?比如中国的建筑文化、中国的茶文化、中国的酒文化等,都有很多传承、发展、变革。日本这个国家,自从被唐朝一场战争打败后,开始学习中国文化,从唐朝到宋朝,他们学习了很多东西,如城市规划、建筑、茶道、美食,我们今天看到很多所谓的“日式”风格的东西,往往就是中国唐宋时期的东西。

中国古建筑,尤其是中国古园林,在世界上都有很高的地位。我个人比较喜欢贝聿铭先生的作品,看上去是很现代化的建筑,但空间精神完全是中国式的。我在做酒店的设计中,应用了很多中国空间设计的手法,如“先抑后扬”、“景随步移”、“借景对景”等,都是中国古建筑中设计精髓。在酒店内装饰方面,用“邛窑”出土的省油灯作为文化元素,用现代“装置艺术”手法来表达传统文化的思想。

而在做“有美巷子”这个作品的时候,我们摒弃了“川西民居”的设计手法,采用了“民国风情”的“石库门”设计风格,这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很多人误会“石库门”建筑风格是上海的风格,其实,这是一个“舶来品”,是西方建筑师把西方的一些建筑设计的手法,结合了中国人的一些生活习惯,创造出来的一种新型时尚的建筑风格。我觉得,正因为中西文化的融合做得很好,才成为了一种经典,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借鉴呢?川西民居在四川到处都是,所以用海派文化的精神来融合成都的文化特质,这样的创造才值得期待。


研究有美小镇设计


有美巷子——邛崃的宽窄巷子

最艺术:日本人做东西是很极致的,所以说现在中国就是发展太快了,但在世界进程的某个阶段是慢的。 

郭:现代的中国人,做什么都过于追求速度,因此也就不够精细,其实中国的古人不是这样的,日本人很多精神就是学习唐宋时代,他们很好地传承了下来,就形成了现在的极致精神。

建筑就像绘画一样需要细节,需要落实到每一个细部,每一种材料、甚至每一课树,都要讲得出故事,要有设计思想。日本有个叫芦原义信的建筑师,写过一本书叫《街道的美学》,专门研究街道跟人之间的比例,研究建筑尺度关系,这方面我们研究就不多了。现在中国人缺少的是思考,不管是搞艺术、搞建筑或者搞企业差不多就行了。

孔子在两千多年说了:“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这个辩证关系。以色列国民每个人平均每年看了50多本书,中国好像才零点几本,书都不看怎么去思考呢?我现在所做的事,包括我们这个企业,虽然不算大事、大企业,但我们期望用我们自己的力量,用我们的经验、专业、热情去为这个城市做一些文化方面的推动,能推多少算多少。

采访快结束时,助理拿来了一个包裹在水泥柱外的广告模型请示郭总,这个立体构成模型极致用心、设计时尚讲究,心中不由感叹在这样的一个小城市里的视觉设计也不落国际化。郭总说水泥柱的外观不好看,就整个360度的做了一米多高的外围遮挡设计,我们直夸郭总有着日本人的做事精神,郭总却哈哈大笑说自己是宋代穿越过来的古人。

这就是一个在上海已然生活得很不错的人,在人生达到一个阶段后,又再次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城市再起步实现自己的价值和理想,并且做事认真到就是连一个小小的请柬,设计上也会把关做到极具格调。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而他心中的远方不仅仅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诗”也不仅仅是浪漫情怀,而是将心中的理想付之行动,落实于现实。

一个人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城市,而这个城市拥有一个懂得珍惜已有独具的价值和挖掘无限潜能的可能性的人,都是相互的幸运,更为重要的是,选择后,持续的发展和坚持。

尼采曾写过:“不是激情的力量,而是激情的持久才创造出伟大”。我们真心希望中国在城镇化建设的道路上多一些像郭怡霆这样的人:根植于自己心中的理想,不求大而快,没有好高骛远,没有急功近利,尽善尽美的做好大到一个项目,小到具体的每一个细节,用专业的精神,完成更具价值的作品。

© 2013-2020 最艺术.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青塔东里  京ICP备13049804号  电话:18611815261  客服及友情链接申请邮箱:liu_chunmin@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