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 术 让 人 向 善 向 美
收藏本站 | 站点地图
首页 资讯 争鸣 展览 名家 新秀 生活 访谈 视频 2020年04月05日 星期0
访谈

海口晚报专访青年油画家张建举

发布:2015-08-29|来源:海口网|作者:蔡志飞|浏览859次

海口网3月31日消息(海口晚报全媒体记者 蔡志飞摄影报道)28日上午,海口网记者有幸受刘荆洪教授的邀请,参加了2015年海南海口旅游诚信论坛,期间更是有幸经海南省油画艺术协会委员会秘书长、海南著名本土油画家周少灵先生引见,认识了从北京宋庄过来的青年油画家张建举先生。与张先生一见如故,便有了一番长谈。

张建举先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既不是因为他是世界著名油画家—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教师别霍娃·尤利亚·奥列格夫娜的弟子,也不是因为他的众多作品被收藏,也不是因为他被新加坡水彩协会副会长周佑任赞叹:“年纪轻轻但已拥有大师级的绘画艺术技能和知识”,而是他在交谈时那种热情而谦逊的态度,他的画作中所展现出来的对底层人物的同情以及对人类命运的悲悯与探索。29岁的年纪便有了高尚的情怀和深刻的思想,而我相信唯有这两者才能成就一个伟大的人物,张建举先生正在正确的道路上孜孜探索。海南见闻:传统面对现代的尴尬与狭仄

与张建举先生的攀谈自然是从他来海南的见闻开始的。十几天的行程充分反映了一个优秀画家的勤勉与深刻。来不及游山玩水,更没有多余的应酬,张先生在同是油画家的符国平、周少灵带领下,深入火山口附近的古村落,西海岸南港附近的渔村和南渡江铁桥等诸多地方进行实地采风,创作了一系列写生画。

记者:“你在写生的时候有什么感受?”

张建举:“应该说我的感受是复杂的。在我写生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些海南普通百姓的原生态生活,但是很明显这些生活方式正在消失。”

记者:“你看到的具体是哪些?”

张建举:“比如南港附近渔村的渔船,有些已经坏了,那些好的也是比较破旧,但是因为那里的海域要建游艇码头,渔民们都不再造新船,不久之后,这里就没有渔民,也没有渔家生活了。”“还有火山口古村落的村民们,他们盖了新的水泥房子,有当地特色的火山石古屋无人居住,日晒雨淋,不久之后可能也不复存在。”

记者:“海南在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古村落和原有生活方式的消失的问题,作为一个艺术家,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张建举:“政府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也应当担负起保护古代文物遗迹和地方特色的生活方式和习俗的重任,这是一个地方的根,是一个地方的记忆 ,失去以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海口就会成为一个没有根的现代化都市。”

张先生在访谈中不止一次提到,他来海口不是为了看高楼大厦的,海口有它独特的魅力和历史积淀,在骑楼老街,他看到一些未曾修复的建筑,那些长着绿苔的墙壁,那些被潮湿海风吹拂了数百年的南洋建筑,那种斑驳的历史感,带给人的感觉与内陆文明完全不同,但是翻新过后的骑楼老街却光鲜亮丽,少了海南独特的历史韵味,如何在修复的时候,尽可能的保留原貌和历史沧桑感,是一个难题,解决不好,修复也会带来破坏。

这就是一个优秀画家的独特之处,短短的10天,足迹遍及海口的乡村都市,笔触所到,思考的则是海口人传统生活习俗在现代化大潮下尴尬处境和狭仄的生存空间。乡村写生:在对乡村的关怀中走向成熟

在张建举先生的众多画作中,有两组画作尤其引人注目,一组是一系列以“留守”为主题的关于福建乡村的作品。2号作品画着一个老妇,头戴花色头巾,沧桑的面孔上是画家有意夸大的皱纹,和暗红色的脸庞,粗壮的手臂下是粗糙宽厚的手掌,脚下是一大堆劈过的木柴,有的已经捆绑,有的则散乱一地。农村原始艰苦的生活在这个老妇的身上展露无遗。在6号作品中是一个年轻农妇在抱着大约一岁大的小孩,表情落寞茫然,旁边蹲着一只毛发蓬乱的小狗。落寞的不仅是农妇,更是农村经济在现代社会中的命运,这些承载了中国人几千年文明的地方,发现,它们再也留不住那些充满朝气的年轻人,他们纷纷外出打工,留下的是一个个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也让热闹了几千年的乡村逐渐变得萧条。

我问画家为什么要创作这些作品?画家说,小时候自己在农村,父亲在城里当包工头,他虽然不是留守儿童,但是与父亲也是聚少离多,那种对父亲的思念与留守人员对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丈夫和儿子的思念是一样的。“看到他们,就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画家说。

另外一组是张建举先生在云南腾冲支教时的画作。在《五合蛮炳坝全景》这幅画作中,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峦和近处碧绿的农田三三两两的农舍点缀其间,乡村安详静谧的景象让人回味绵长。《东董老街 之一》中,悠长的村巷,村巷中孤独树立的电线杆,村巷两旁破旧的围墙,古旧的暗红色木门,门上蓬乱的屋瓦,给人既恬静又萧条的感觉。在《腾冲民族中学傈僳族人物写生》中,傈傈族男子蓝衣蓝帽,宽大而高的鼻梁,稍微下拉的眼睑,让一个古朴民族的形象跃然纸上。

生活在北京那个繁华的大都市,却始终关注劳动人民,关注边远地区的教育和留守乡村的萧条与艰辛,不论是在画作上还是在现实中,张建举是一个扎根于生活的画家,这使他的画作充满真切的体验和浓浓的生活气息,并不断的走向成熟。《道》——在宗教的情怀与思索中实现超越

最能代表张建举思想和艺术成就的则非《道》这幅画作莫属。

据画家自己介绍,这幅画总共耗时三年时间从2011年到2013年,每次作画时,画家总是要戒绝荤腥,独处静坐让自己的思想沉静下来。可以说这是一幅浸透了汗水与人生感悟的作品。

整幅画色调昏暗,一行人神情肃穆、悲戚,举着挽联、灯笼等为过世的亲人送葬。最前方的人怀抱一个祭奠板,黑底黄字写着“梦醒皆空”四个令人警醒的大字,旁边是一池湖水,水中鲤鱼在荷叶莲花中畅游,队伍中间的一只黑羊,头上灵光显现,身后乌黑的云层中佛祖降临,佛光照临送葬的队伍。

据作者自己讲解,佛教讲究六道轮回,每个人都会因为自己生前的造业,在死后领受各自的果报,或者进入天、人、阿修罗三善道,或者堕入畜生、地狱、饿鬼三恶道,基督教则认为人死后要么进入地狱要么升上天堂。不管怎样,人生在世,我们都像迷途的羔羊,都在努力寻找着自己最终的归宿,在死亡里,我们的迷梦终将醒来,在死亡里,我们得到佛祖或者上帝的指引,走向我们的下一个归宿。

当画家以宗教的眼光审视我们这个有情世界时,看到的是在无明流中迷途的众生,人类乃至众生命运的归宿就成了画家思考的对象,在对生命——死亡——归宿的一系列思索中,画家开始向艺术向人生的最高境界迈开脚步。

采访结束后,张建举的形象也在笔者心中定格,乌黑及肩的卷发,浓眉之下闪闪有神的眼睛,和下巴一小撮山羊胡子,灰色的唐装,散发出传统与艺术兼而有之的气息,更为重要的是盛名之下的谦逊态度,勤勉有余而又睿智深刻的艺术探索。

欢迎画家张建举来到海南,欢迎北京的油画来到海南!

© 2013-2020 最艺术.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青塔东里  京ICP备13049804号  电话:18611815261  客服及友情链接申请邮箱:liu_chunmin@sina.com